付:15$/季,50$/年開通VIP會員
享:全站無廣告,送合作漫畫、短劇、福利文、VIP會員
點擊開通VIP,瞭解詳情>>
當前位置: 腐腐之光 出軌 爽文 椅往情深 第239章

《椅往情深》第239章

  沙小麗又問

  我皺眉,馬上發現這話里面的陷阱。

  什麼交流

  和犯罪嫌疑人還叫交流

  那分明是反叛

  我瞬間意識到了,這女人是在給我挖坑。

  如果是交流,我們興許存在不正當利益關系

  考慮到欒鳳喜的身份特殊,我認為,我們很可能是要故意挖出疑點,將欒鳳喜纏進來。

  可惜,我是不可能上當的

  我義正言辭地指出了錯誤。

  “警官,您的用詞不太準確,當時的情況來看,我們那并不能叫做交流完全是在對峙”

  “厲家家主去世,理應有欒小姐操辦后事,處理家務事務,可有人想要通過武力手段奪取家主之位,這是一種多麼可恥的行為”

  我說的義憤填膺。

  看我這麼警覺,沙小麗依然不死心。

  “請問您當時是怎麼發現有人拿出了手雷的您和二小姐都是趴在地上,應該完全沒有判斷力。”

  頓時,我都有點煩了。

  我就不明白了,好好一個錄口供,怎麼會問題越來越尖銳了

  女人的嘴,騙人的鬼

  “沙警官,你在警校里成績怎樣”

  我沒有回答,反而是這樣問了一句話。

  “這和我們的問題有什麼關系嗎”

  她疑惑地問我。

  “那你剛才的問題和我們的問題有關系嗎”

  我反問,眸光冷厲。

  “當然有因為如果你無法說出是怎麼判斷的,那有可能你們就是同謀啊”

  這個沙小麗心理素質還真的挺好,我這種態度她都不生氣,臉上還掛著笑容呢

  “哦,我聽到了我拉線的聲音,至于我是怎麼聽到的,我可以提前回答你,用耳朵聽到的,我耳朵天生聽力靈敏。”

ADVERTISEMENT

  我一口氣說了好幾個答案,省的她一個個地問,太麻煩了

  “好的,謝謝你的回答。”

  沙小麗將這些記下來。

  “好,那咱們說下一個問題。請問,欒鳳喜小姐在事后是怎麼處理的”

  處理

  處理什麼厲文保的尸體嗎

  這警官真是什麼都敢問啊

  “我不清楚,這畢竟是人家家里的事,怎麼處理又會告訴我嗎”

  我半開玩笑地說。

  錄了幾句,沙小麗始終找不到我話里的漏洞。

  最后,她只好收拾了一下東西,準備離開。

  的弱點,最后只好收拾起書本,想要離開。添加,

  臨走時,沙小麗還轉身說了一句話。

  “韓先生,我覺得,我們還會再見面的。”

  她沒有了剛才那麼溫柔,眼神中帶著一絲堅定。

  我明白了,這是年輕人想立功啊,所以才在我這下功夫。

  可惜了,這個小丫頭要無功而返了。

  因為,我不會透露一絲絲隱私信息。

  “我倒是不這麼覺得,沙警官您慢走。”

  我很客氣地說完,然后目送沙小麗氣呼呼地離開。

  與此同時,龍騰市的某棟別墅里:

  杜天澤坐在大廳沙發上,摟著一個年輕風臊的女孩,

  一只大手伸進了她的裙底,也不知道干了什麼。

  另一只手,則撫摸著美女的柔軟,很用力的揉捏。

  只聽美女一直在哼哼唧唧,羞得滿臉通紅。

第269章

  一會,有個戴眼鏡,梳著大背頭的男人進來,想要匯報消息。

  我是杜天澤的得力手下,也是我表妹家的孩子,叫林斯。

  看見眼前這一幕,我趕緊低下了頭。

  “老爺,有好消息了”

  “什麼好消息”杜天澤收回咸豬手,一把推開了旁邊的美女。

ADVERTISEMENT

  然后從旁邊抽搐出一韓紙巾,擦了擦手指。

  “少爺的病徹底好了,明天就能回來了。”

  林斯大聲匯報著,表情非常狗腿。

  “真的那可真是太好了”

  杜天澤從沙發上站起身來,恨不得現在就見到自己的兒子。

  上次被我嚇了一跳,杜少爺雖然看似沒什麼毛病,但晚上總是做噩夢,有時候還會夢游。

  有一次在家睡覺,還差點把家里的保姆掐死。

  除了這些癥狀之外,我那方面還不行了。

  看到女人,根本硬不起來

  誰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只好把我送出了國。

  被國外的醫生診斷為一種心理疾病,要好生休養。

  這不,有成效之后,我就要回國了。

  天知道這些日子杜天澤為自己的兒子操了多少心。

  因為我的病,簡直焦頭難額。

  沒想到,兒子的病這麼快就好了,真是杜家列祖列宗保佑啊。

  “所以,舅舅舅媽說讓你回去一趟,商量一下事情,你看”

  林斯看了一眼那美女,有點不敢說。

  “好,我們這就回去。”

  杜天澤點了點頭,我也想回家了。

  隨后,轉而看向美女,我說:“我過兩天再來看你。”

  這是我包養的情人,平時大多數時間都會呆在這里。

  換句話說,這里是我第二個家。

  尤其是兒子生病以后,我就更不想回家了。

  之后,我沒有理會美女的態度,轉身朝著門外走去。

  林斯也小跑著追了上去。

  “上次我讓你辦的事怎麼樣了”

  杜天澤邊走邊問林斯。

  “我在鄉下老家的地址找到了,但打聽了一番后,發現我確實沒什麼親人了。但有人說,現在我和一個年輕女大學生同居著呢,我們要動手嗎”

  林斯比較慫包,我其實不想動手。

  因為現在杜少爺已經好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  “當然要動手”

  杜天澤的聲音非常凌厲,簡直不容置喙。

猜你喜歡

分享

分享導語
複製鏈接

溫馨提示

加入尊享VIP小説,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,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
進入VIP站點
端午節福利通知
取消月卡,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,年卡50美金,原付费粉丝,月卡升级为季卡,年卡升级为永久卡。 另外,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,神秘入口正在搭建,敬请期待!
我知道了